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来了_明天下_穿越小说_笔雀网
笔雀网 > 穿越小说 > 明天下 > 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来了

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来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来了

    “云氏安人可好?”

    皇帝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,可能是茶水过于烫嘴,就努了努嘴巴。

    听皇帝问候云娘,韩陵山拱手道:“安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皇帝指指茶碗道:“兵荒马乱的,也只有安人还记挂朕是不是有茶水喝,回去告诉安人,蓝田产的茶叶不错,她要的赐名,朕也想好了,就叫——海棠春吧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再次拱手道:“末将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见韩陵山执礼甚恭,就松下了紧绷的身形,叹口气道:“云昭让你来看朕的笑话?”

    韩陵山摇头道:“蓝田主人见天下崩坏,痛心疾首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道:“这应该是真的,毕竟,云昭对百姓还是不错的,不过,对于朕就不怎么好了,多少年来,朕一直在期待云昭能够进京参拜朕,而后平天下。

    我们齐心协力让大明中兴,朕等了十五年,他终究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皱眉道:“陛下,大明根基已经彻底腐朽,救无可救,就算云昭有挽天倾的本事,也只能救大明于一时,没办法挽救大明一世。”

    崇祯笑道:“不就是皇族,世族,党争,贪官污吏,懦将怯兵,以及土地兼并这些弊端吗?他云昭连天灾都能应对,怎么就处理不了这些弊端呢?

    皇族不检,除名就是,世族不从,屠刀可治,党争误国,名士可治,贪官污吏,严刑峻法可治,懦将怯兵,军纪严明,赏赐封侯可治。

    你看看,朕都明白,可是,朕身边没有一个可用之才,所以,朕只好容忍……容忍了十七年,也把祖先留下来的大好江山白白的给忍让掉了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瞅着有些变态的皇帝诧异的道:“洪承畴,卢象升,孙传庭这些人堪称国士无双,陛下并没有好好地使用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崇祯有些悲伤地道:“他们死后我才明白他们是国士……”

    韩陵山无话可说,只能看着皇帝不做声。

    “死国者方才显明是忠谨之士,这是朕最后的可以肯定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看着崇祯瞪大了眼睛道:“难道就不能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就确认他们是忠臣吗?”

    崇祯摇摇头道:“不到盖棺之时,朕没有办法确定忠奸……对了,云昭是怎么确定忠奸的?曹化淳曾经想了很多办法,接触了很多蓝田官员,不论是高官厚禄,还是财帛美人,都不能让他们叛出蓝田,他是怎么笼络人心的?”

    韩陵山皱着眉头想了好久才道:“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子,他就是买了一批快要饿死的穷孩子,然后给他们找了天下最好的老师,等他们长大之后,就能当驴子使唤了。”

    崇祯点点头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怪不得曹化淳可以策反李岩,策反盖天王,策反了李弘基,张秉忠麾下很多人,唯有蓝田他下的功夫最大,却毫无收获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曾经演练过无数次自己见到崇祯会是一个什么模样,可是,面前这个滔滔不绝说话的皇帝,他实在是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李弘基的大军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进城了,皇帝却有闲心跟他唠嗑。

    这也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把目光投向王承恩。

    王承恩笑眯眯的抱着拂尘站在边上,宠溺的看着他的皇帝。

    见韩陵山在看自己,就双手合十为礼,请求韩陵山多担待一下。

    果然,韩陵山凝神看向皇帝的时候,发现他在说话的时候,目光是呆滞的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,人人都说蓝田乃是人间天堂,人人都能吃饱穿暖,衣食无缺,真的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见皇帝兴奋地发问,一股子酸楚之意窜上韩陵山的鼻子,他强忍着就要流出来的泪水,带着笑意道:“每年到了这个时候,玉山雪峰会露出难得意见的美景。

    山顶白雪皑皑,山腰翠峦叠嶂,有士子在山间小路漫步,吟哦,有士子在山峦间纵横跳跃,有仕女在山下举着伞游玩,更有农夫在田间播种,劳作,还有商贾挑着担子赶路……

    春日里雪化了,山间流水淙淙,大地逐渐披上绿装,一元复始,美之何极……”

    崇祯坐在龙椅上,抬头看着乾清宫华丽的藻顶,片刻,才幽幽的道:“朕很想去看看……可是不成,朕不能离开京城,社稷就要没有了,朕要守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韩陵山正要闻言劝诫皇帝两句的时候,崇祯似乎如梦中醒来,因为消瘦显得奇大的眼睛忽然恶狠狠地盯着韩陵山,且大吼一声道:“朕要杀了你这个恶贼!”

    随即,从桌案后面,取出一只三眼火铳,对准韩陵山就开枪了。

    韩陵山依旧站在原地,崇祯皇帝的三眼火铳并没有炸响,一连开了三枪,火铳都没有动静,崇祯不由得大急,连连呼喊“护驾,护驾。”然后第一个提着三眼火铳就从后门跑了。

    没有点燃引线的三眼火铳自然是没法子打响的……

    一群宦官跟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承恩停下脚步,邀请韩陵山坐下饮茶。

    “陛下难得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坐在椅子上道:“他其实已经疯了吗?”

    王承恩拱手道:“陛下不想承认大明就要亡了这个现实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道:“我主云昭出于对大明皇帝的尊重,已经答应接纳大明直系皇族去我蓝田避难,并答应从国库中拨出一定的钱粮,来抚养大明皇帝留下的遗孤,以及宫妃等。

    并表示,给这些人一定的尊敬与礼遇。

    那么,我主需要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王承恩点点头,从袖子里取出一份诏书放在桌案上,韩陵山打开之后仔细看了一遍,然后抬头道:“你确定这是陛下的手书吗?”

    王承恩苦笑道:“是老夫趁着陛下懵懂的时候请他亲笔写的,所以,每一个字都是陛下手书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点点头道:“如此甚好,只是这一份诏书不够!”

    王承恩道:“韩将军说的是宝玺?”

    韩陵山道:“正是此物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大笑一声道:“玉玺是亡国之物。秦朝拥有玉玺二世而亡,子婴把玉玺献与刘邦,而子婴被项羽杀掉。其他朝代自不用说,元朝虽有玉玺也亡命沙漠。

    所以,大明太祖皇帝就不怎么看得起那枚玉玺,‘曰:老子天下都打下来了,还在乎小小的一方玺印?’

    随后便命巧手匠人为他篆刻了十七方玺印。

    其大者曰‘皇帝奉天之宝’,曰‘皇帝之宝’,曰‘皇帝行宝’,曰‘皇帝信宝’,曰‘天子之宝’,曰‘天子行宝’,曰‘天子信宝’,曰‘制诰之宝’,曰‘敕命之宝’,曰‘广运之宝’,曰‘皇帝尊亲之宝’,曰‘皇帝亲亲之宝’,曰‘敬天勤民之宝’。

    又有‘御前之宝’、‘表章经史之宝’及‘钦文之玺’、‘丹符出验四方’。

    将军应该明白太祖之所以篆刻十七方玉玺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道:“什么东西一旦多了,也就不值钱了,不过,最初的那枚被蒙元带走的玺印,如今也有了下落,就在建奴手中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这枚玺印也会回归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道:“大明在淡化玺印的作用,你蓝田又开始注重这些物件了?”

    韩陵山道:“蓝田注重传承,云昭曰:只要是我华夏的,都是我们的,也将是世界的,但是,终归是属于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王承恩瞅着韩陵山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韩陵山道:“意思是说,华夏是我们的,世界也终将以华夏之名属于我们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谈话的时候,忽然听到几声剧烈的炮响。

    听声音,居然就在城内。

    王承恩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模样,起身抱来了一个大箱子放在韩陵山面前道:“这就是将军要的十七枚国玺。”

    韩陵山打开箱子,拿出自己准备好的印痕,与这些国玺一一的对照,半个时辰之后,才道:“很好,一样不缺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就背着这只不算大的箱子朝皇帝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皇帝并没有走远,就待在承天门城楼之上焦急的观看已经乱成一锅粥的京城。

    韩陵山背着箱子提着长刀走上承天门城楼之后,并不去打扰焦躁的如同蚂蚁一般的皇帝,就安静的靠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看着他。

    王承恩也不点破,只是跟着皇帝一会窜到东边,一会再窜到西边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就在焦躁中过去了。

    甲申年三月十八日!

    最坏的消息终于传来了。

    大学士李建泰投降,京营提督吴襄投降。

    监军太监王相尧开德胜、阜成二门。

    兵部尚书张缙彦开宣武门。

    成国公朱纯臣开朝阳门。

    保国公朱国弼开广安门。

    一股“奸民”打开德胜门……

    绝望的沐天涛率领本部八千将士,打开正阳门之后,杀进了密密麻麻,见不到根底的贼军之中……

    皇帝提着三眼火铳,在宫中疾走。

    太监张殷劝皇帝投降,被学会使用火铳的皇帝一铳轰死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皇后住所,却没有寻见皇后,又来到诸位妃子的住所,妃子也踪影全无,就连张太后的宫中也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找不到三个儿子的皇帝愤怒至极,朝着乾清宫的藻顶连开两枪……丢弃了火铳之后,便带着几十个宦官,骑马直奔朝阳门。

    只是才离开皇宫,就遇到大股的贼兵,不得不重新回到皇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