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第1070章 季家烤鸭店【3K求票】_美食从和面开始_都市小说_笔雀网
笔雀网 > 都市小说 > 美食从和面开始 > 第1070章 季家烤鸭店【3K求票】

第1070章 季家烤鸭店【3K求票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徐拙之所以想跟贺国安聊聊,或者说见见贺国安,主要就是他偷摸看了葛家发布的招股书。

    上面详细罗列了大小股东的名字,但是徐拙从头到尾,都没有见到贺国安的名字,只有在员工介绍上,才找到了贺国安三个字。

    员工只享受股权激励,而且葛记饭庄招股书上员工享受的股权激励占比很少,算下来估计跟年终奖差不多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把本该给员工的奖金换个方式支付而已,没什么参考价值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,股权激励只有在职才有,一旦辞职,一毛钱都没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给葛家打了一辈子工,结果只换来这么一个结果,徐拙觉得贺国安心里应该会不爽,所以想约他见一面谈谈。

    不求能挖墙脚或者别的,只要能恶心一下葛家的人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听季明宇的意思,贺国安已经小半个月没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这很说明问题啊。

    京城的路很堵,从高铁站到季家烤鸭店总店的路上,车子走走停停,就没上过40迈。

    季明宇开车时候应该不短了,因为他一路上都在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,不是抱怨京城的车太多路太窄,就是抱怨前车后车的脑残操作。

    比如后车无脑按喇叭,比如前车慢吞吞的被别人加了塞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吐槽抱怨的对象,典型的老司机作风。

    跟季明宇相反,季文轩的话倒是不多,只有走到长安街上的时候,他才指着某处建筑说是当年跟老爷子一块儿工作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老年人都喜欢回忆过去,年轻人更愿意畅想未来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,徐拙坐在车上,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外面,在幻想着未来的新店开在哪个位置比较好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都是心里yy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处在长安街上,就徐拙那点散碎银子,再加两个零也开不起三千平米以上的酒楼。

    一路波折,总算到了季家烤鸭店的总店。

    这会儿才下午五点,太阳还很高,但是门口已经有顾客开始排队等位了。

    从这点就能看出来,季家烤鸭店生意的火爆程度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跟季家烤鸭店的定位有关,他们家定位就是大众美食,在京城众多的老牌餐饮中,季家的消费相对来说比较平民。

    人均一二百块钱,菜品实惠,味道超好,特别是烤鸭,评价都说远超全聚德,但因为宣传力度不大,所以一般都是京城本地人来吃。

    外地人来京城的饭店打卡,首选地永远都是全聚德和东来顺。

    季家烤鸭店的总店一共上下两层,里面的餐桌摆放得有点密,甚至连楼梯口旁边也摆了一张可以坐两个人的小桌子。

    这点徐拙倒是能够理解,毕竟这是寸土寸金的京城,没在大堂里安排餐位已经算很讲究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上,季文轩和季明宇带着徐拙来到了一个小包房中。

    里面已经摆上了几样茶点和一壶茶水。

    季文轩坐下来抿了口茶水,这才说道:“小宇已经跟贺国安约好了,明天晚上一块儿来这边吃饭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挺好的,给了徐拙充足的休整时间。

    估计贺国安也已经知道了自己来的消息,让他也适应一下。

    徐拙打的什么主意,贺国安应该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他刚开始之所以一直憋着不见徐拙,就是不想跟葛家闹翻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既然他选择了见徐拙,就说明已经有了和葛家做个了断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不管以后他是选择自己创业还是给别人打工,应该都不会再跟葛家有瓜葛。

    毕竟葛家的这波操作,实在是让人寒心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给他们做了几十年厨师长,让葛记饭庄一步步发展壮大,贺国安在这里面肯定付出了太多太多的汗水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上市的时候,却一分一厘的股份都没给。

    这是人干的事儿?

    不过现在好多当老板的都是这种心思,总是抱着那种“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条腿的人满大街都是”这种观点对待员工。

    员工不会说话,辞退!

    员工没有眼色,辞退!

    员工不回微信,辞退!

    员工不愿加班,辞退!

    有功劳全是自己的,有过错全是员工的。

    每天只会找茬挑错,想着法子克扣工资,却对员工们付出的汗水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每到月底,其实徐拙也很很想当个这种老板,因为可以节省很多钱,但是良心上却过不去。

    现在,葛家的人良心是过得去,但却寒了贺国安的心。

    徐拙觉得,明天跟贺国安好好聊聊,说不定能挖出一些葛家的丑闻呢。

    到时候只要在网上含沙射影的说一下,自有一大群脑部专家把这事儿给补上来,到时候葛家应该也能再火一把。

    喝了茶,吃了一些点心,徐拙拎着背包出门,他来的时候就在对面的酒店开了间房,这会儿过去把入住手续补一下,顺便把行李放进去。

    六点半的时候,徐拙接到季明宇的电话,下楼来到对面的季家烤鸭店准备吃晚饭。

    这也是季文轩安排的接风宴。

    徐拙在京城的熟人不多,而且不是个爱热闹的人,所以今晚吃饭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除了季文轩和季明宇爷孙俩之外,还有就是季明宇的发小贺炎,也就是贺国安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跟高高瘦瘦的季明宇相比,贺炎的个头稍微有点矮,皮肤有点黑,不过跟季明宇一样,话也很密。

    徐拙刚坐下,他就采访一样问了一堆问题。

    比如怎么出名的,比如当名人什么感受,比如今天来的时候有没有粉丝接站什么的。

    贺炎会出现在这里,徐拙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肯定是贺国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贺国安越是这么试探,越说明对葛家比较失望。

    烤鸭上来,几人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徐拙熟练的托着一张荷叶饼,夹着烤鸭在甜面酱上蘸一下,然后再放点葱丝和黄瓜条,卷起来送进嘴里一咬,顿时满口生香。

    鸭肉的香味,面饼的香味,面酱的香味,以及葱的清甜和黄瓜的清鲜,汇聚在一起之后,让原本因为旅途而没多大胃口的徐拙,顿时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吃烤鸭,吃的就是这种复合的味道和多重口感。

    徐拙越吃,越有种去后厨把烤鸭学到手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自己已经有个关于a级北京烤鸭的任务了,所以徐拙没有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与其浪费这么一次机会,不如多学点别的菜品呢。

    大家吃着美味的烤鸭,谁都没提贺国安的事儿,也没人提葛家,尽管季明宇和贺炎都想知道,徐拙到底是怎么跟葛家卯上的。

    不过吃着聊着,大家的话题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往这方面引。

    贺炎端着面前的啤酒喝了一口,看着徐拙问道:“徐老板,我问你个事儿吧?”

    徐拙点了点头:“你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会不会做带子上朝?你连着给好几个嘲讽我爸的微博点赞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贺炎的话,让场面一度有些冷。

    徐拙把手中卷好的烤鸭塞进嘴里,一边咀嚼一边说道:“那都是公司的人操作的,为的是嘲讽葛家。不过有一说一,你爸做的带子上朝跟原版比较的话,还真有点出入。”

    贺炎放下手中的筷子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徐拙:“你真的会做?”

    徐拙点了点头,随手拿起一张荷叶饼,继续吃烤鸭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个举动,却让在场几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季文轩,他很清楚带子上朝那道菜早就失传了,现在能找到的也就只有寥寥几句记载,根本没人会做。

    徐拙要是会做的话,那对整个鲁菜菜系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儿。

    当年那么辉煌的鲁菜之所以没落,还不是因为传奇名菜失传的原因吗?

    要是把这些菜品全都恢复过来,鲁菜说不定会再次焕发出活力。

    为了确定徐拙不是说大话,季文轩又问了他一遍:“小拙,你真会做?我记得你爷爷都做不来,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徐拙想了想,给出了一个比较让人信服的理由:

    “季爷爷,您知道当年在蓉城定居的张正德老爷子吗?他临终前送了我一本书,上面记载的都是民国那会儿比较流行的菜式,其中就有带子上朝。”

    张正德的大名季文轩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听了徐拙的话之后,他长长的松了口气,表情变得激动起来: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带子上朝这道菜居然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。

    小拙,这样吧,明天贺师傅来的时候,你给我们做一下这道菜怎么样?让我们也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徐拙自然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刚刚贺炎问他点赞那事儿的时候,徐拙就知道,贺国安不见自己,说不定就是被自己那顿点赞的骚操作给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假如能在他面前做一次带子上朝,这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,因为这样可以打消对方的疑虑,让他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拙说道:“那行,那明天我就把这道带子上朝给做一遍,正好也请季爷爷和贺伯伯指点指点,看又没有什么纰漏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就就这么多了啊,明天要写带子上朝,所以今天得好好查查相关资料,再琢磨琢磨该怎么写。

    不做菜的过渡剧情一般都比较快,大家稍安勿躁哈,本书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以馋为主,顺便教大家做菜,希望诸位能够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