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第348章 池非迟:嗯,对……_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_其他小说_笔雀网
笔雀网 > 其他小说 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> 第348章 池非迟:嗯,对……

第348章 池非迟:嗯,对…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台上,基安蒂停到动静后,立刻转头看了一眼,见是琴酒后,又看了看池非迟,“拉克?”

    池非迟点头。

    基安蒂转头继续用狙击枪盯着不远处的公寓大楼,眼里露出一丝狂热,“你们都来了啊,爱尔兰好像在追什么人,等他把人逼上天台后,要帮他把人解决掉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自己人,”琴酒解释一句,走到天台边,拿起放在一旁的望远镜,观察着那边公寓大楼的情况,才开口回答池非迟之前的问题,“我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,如果陷进去了,一开始也不会让楼上走,你应该能猜到我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的时候,我可是都说了。”池非迟见天台上还放了一个望远镜,也顺手拿过来看那边的公寓楼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鹰取严男,在这种处境下,会在拍完照片后,就下楼在某个楼梯静静等着,等爱尔兰到楼梯口的时候,趁其不备、直接射杀,然后撤离。

    就算猜到是自己人,不能杀,那也可以突然袭击,先撂倒爱尔兰,带着爱尔兰离开公寓大楼,找个地方等着确认……

    不用被逼着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没必要说,之前的问题算是我多话了……”琴酒用望远镜看着那边的大楼,顿了一下,“如果非要说的话,那就是及时下楼,是不是跟你的选择一致?”

    那边公寓楼上,天台没人,高处楼层玻璃反光,看不清楼道里的情况,暂时看不到爱尔兰和鹰取严男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一样。”池非迟耐心用望远镜扫视着一层层楼的窗户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喝酒的时候,还是挺正常的。”琴酒道。

    池非迟沉默了一下,冷冷道,“你最近说话真是越来越惹人厌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琴酒语气同样冷淡,“那真是抱歉,一看到你就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池非迟道,“只是最近过了一点,毕竟你以前也没好到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琴酒低笑一声,“我可没有!”

    这是在说他以前说话就挺惹人厌的,所以现在过了点也无所谓?

    要问他为什么喜欢杠池非迟,大概是因为知道池非迟能杠回来,也知道池非迟和他一样,怼两句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们都只是当做消遣,最多就是顺便锻炼反应能力,不会心存火气、非要分个胜负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第一次还是酒吧里,池非迟还没加入组织,顶着张易容脸、用着七月的身份跟他们见面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论杠,池非迟比他差了?

    基安蒂在一旁听着这两人语气平淡地你来我往,本来跃跃欲试地想加入吐槽队列,结果发现两个人的互怼节奏太快,有点插不进去,果断放弃了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她看热闹好了……

    可惜,琴酒和池非迟没再继续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很清楚,互相怼下去,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,干脆不怼了。

    “21楼,左边第2道窗户。”琴酒突然道。

    池非迟将望远镜移了过去,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翻出了窗户、跳到楼下一家阳台上、快速躲了一下,“看来他也知道,这么下去迟早会被爱尔兰堵住。”

    那栋公寓楼一共25层,鹰取严男在21楼选择不再往上走,翻窗脱离‘不断往上、退路越来越少’的困境,这个选择挺精彩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池非迟手机振动,拿起一看,鹰取严男。

    “还要继续看下去吗?”池非迟没急着接,转头问琴酒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,”琴酒道,“我想看看爱尔兰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,鹰取严男有点崩溃,这都半个小时了,老板怎么还没确认好,是不是自己人,好歹给个准话吧,压低声音道,“喂,老板,我暂时摆脱了那家伙的追踪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是自己人,”池非迟顿了顿,“要让我看看你的能力吗?”

    “哈?”鹰取严男躲在那户人家的阳台上,抬眼看附近的大楼,在一栋高楼的楼顶,隐约看到几个反光点,嘴角微微一抽,“老板,你在看热闹?”

    池非迟: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来了来了,又来了。

    这种毫不心虚、坦然承认‘我本来就心黑’的反应……真是气人!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们玩得起劲,”池非迟还是解释了一句,“而且他能力也不错,不是吗?放心,你们不会有开枪打死对方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突然笑了起来,“好吧,确实是个有趣的游戏,不过,我想我应该可以脱离他的追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看来的那栋大楼楼顶,脱身后过来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现在鹰取严男就觉得自己已经脱身了?还早了点……

    那边,鹰取严男收起手机,刚想继续翻阳台下去,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感觉老板不怀好意,考虑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是被发现,在他翻阳台的时候,对方从窗户就可以往下对他开枪了……

    不能继续翻阳台!

    那他选择从阳台进这户人家,从这户人家的大门出去,再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鹰取严男的选择是正确的,在一路搜到21楼的时候,爱尔兰不知发现了什么线索,大概是怀疑鹰取严男跳窗户翻下去了,快速在窗户口探头看了一下,又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又开始往楼下去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在前,一路悄声从楼梯下去。顺便把每个楼层的电梯按了一下,在到了7楼,看到被破坏的电梯后,差点没忍住骂出声。

    他还疑惑对方怎么没被电梯干扰,原来早就把电梯的电路板破坏掉,让电梯停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之前他还按楼上的电梯按钮,感情就是在浪费时间,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爱尔兰在后面追得起劲,在看到层间又有被按下的电梯按钮后,就猜到对方应该不知道他破坏了电梯,这么一来,按电梯会耽误不少时间,对方再怎么跑,离他所在的楼层也不会太远……

    两层之内!

    到了4楼,爱尔兰没再跑楼梯,直接到了窗户前,翻了下去,身手矫健地顺着一层层楼的阳台往下跳。

    3楼,2楼……

    他要在对方下到一楼前,先一步到一楼,趁对方不备,堵住、射杀!

    附近大楼上,琴酒一手拿着望远镜观察,一手拿着手机,上面已经按出了爱尔兰的号码,随时可以拨出去,“这一次能结束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。”池非迟同样看着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爱尔兰能不能成功堵到鹰取严男,就要看鹰取严男会不会留个心眼了。

    要是鹰取严男傻乎乎地跑出大楼……

    那爱尔兰就赢了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嗡……”

    池非迟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板啊,我想了想,还是不急着过去找你了,”鹰取严男在那边揶揄道,“我看我就在家里待一会儿,等那个家伙离开再去找你吧,我快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沉默了一会儿,“你躲进了7楼的电梯里?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愣了一下,他还觉得这个操作不可能有人想到呢,打开房间门进了屋,关上门后,感慨道,“不愧是老板……是啊,我觉得再继续往楼下跑也很危险,干脆就躲在那个被破坏了电路板的电梯里,静静听着那家伙的脚步声往楼下去,等他离开了一会儿,才从电梯里出来、上楼回了11楼的住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聪明的选择。”池非迟语气依旧平静,但夸赞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换了他是爱尔兰,估计当时没法想到,鹰取严男会在看到被破坏的电梯后,没再往楼下跑,而是躲进那个黑漆漆的电梯里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算是赢了吗?”鹰取严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”池非迟道,“他到四楼之后,从四楼阳台翻下去,到一楼去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还真是危险啊,差一点就上当了。”鹰取严男笑道。

    对手不简单,最后赢了是很有成就感的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鹰取严男脸上的笑意僵住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平静声音继续道,“不过他等不到你的话,大概会放弃搜寻、想办法弄炸药过来直接炸楼……我不确定他会不会这么做,但如果是我的话,这是最快的补救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:“……”

    直接炸楼?

    老板这想法是不是太丧心病狂了一点?

    不就是偷偷拍了张照片吗?

    那家伙那么大反应,他都觉得过激了,没想到老板的想法更过头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你在家休息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顿了顿,突然想问一下最近有没有工作,刚张嘴就听到熟悉的‘嘟……嘟’声,默默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算了,明天说不定又蹲到一个有趣的家伙呢?

    虽然明天大概可能也许又会是没工作、无聊透顶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边大楼上,等池非迟挂断电话后,琴酒将电话拨通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爱尔兰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琴酒?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琴酒声音有点阴沉。

    看戏是挺有意思的,但也掩盖不了爱尔兰私自行动的过错。

    对,组织成员确实可以去调查自己感兴趣的某个人、某件事,但那是针对组织圈定的目标,池非迟可不在组织圈定的目标人物中。

    当然了,爱尔兰也可以说是对池非迟感兴趣,想调查一下,在没有暴露组织的情况下,也没人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结合之前池非迟在皮克斯那里借住过,而爱尔兰当初也参与了部分关于池非迟的调查,那就可以怀疑……

    爱尔兰在私自探查组织其他成员的身份,那就是不被允许的!

    “我?我在杯户町,”爱尔兰语气散漫,顿了顿,“之前不是在调查那位大少爷吗?我回来正好没什么事,想继续调查一下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调查已经结束了。”琴酒沉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