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雀网 > 都市小说 > 霸道兵王在都市 > 第九百二十七章 忍无可忍

第九百二十七章 忍无可忍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次日,一阵门铃声,把在卧室睡觉的叶子清吵醒。她揉了揉发酸的双眼,看了一眼时间,现在才四点多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她一边问着,一边走出卧室,来到门口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看清楚是谁后,叶子清顿时清醒了很多。只见林战非和林音涵,以及白沐痕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林叔,音涵,白爷爷。”叶子清有些懵,哭笑不得地问道:“你们怎么到我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欢迎?”林战非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有点意外,里面请。”说着,叶子清让出路来。林战非三人也没有多说,大步走进叶子清的家中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在自己家,但是看到林战非和白沐痕,叶子清还是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毕竟这两位算是长辈,她平时跟林音涵开玩笑也就算了。可是,见到长辈,她必须规规矩矩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给三人倒上茶,一边说道:“林叔这样的大人物能来到我家,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“叶小姐,都是熟人,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。”白沐痕摆了摆手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叶子清闻言,放松了很多,她已经猜到了这三位来到这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子清,我们这次来,是为了问问千帆的情况。”林音涵的柳眉紧锁,俏脸上多了几分憔悴。从疲惫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这几天她没怎么休息好。

    听到提起洛千帆,叶子清脸上的笑容微敛,口吻变得凝重起来:“其实这些事我不能跟你们说,不过身为洛千帆的家属,你们有知情权。”

    家属?听到这个称呼,林战非抿了抿嘴,薄唇紧闭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不喜欢这个称呼,但是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情况很不好。”随后,叶子清给出了五个字。

    林音涵的银牙紧咬,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。反观林战非和白沐痕倒是非常平静。

    “现在洛千帆被一群海外杀手控制住了。敌人躲在地形复杂的村子里,我们很难动手。”叶子清深吸一口气,朱唇轻启解释道:“虽然是军警联合行动,但是想要在不伤害人质的情况下,端掉村子,可能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林音涵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,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,即使再有才华,面对这种情况,也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怎么行动?”白沐痕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叶子清闻言,苦笑一声,有些歉意地回应了一句:“白爷爷,抱歉。行动的事情属于保密,我真的不能透露。”

    虽然叶子清跟白沐痕很熟悉,但是任务计划属于机密,上面有规定,绝对不能泄露。

    白沐痕尴尬地笑了笑,解释着:“无妨,我就随口一问。”

    林战非面不改色地看着林音涵,不会安慰人的他,竟然出奇地说了一句: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凶险?

    他比林音涵更了解梦魇,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组织。

    传闻那个组织里的每一个人,都杀人如麻,生性残暴,冷血无情!

    他们是杀手,是毒贩,手段残忍的让人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这些年国际刑警在他们的手上,吃了不少亏。现在华夏军方派去的卧底,也暴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组织实在是太强了!

    “林叔,你们这次来静海,住在哪里啊?”叶子清似乎想到了什么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订了酒店。”林战非平静地回答道:“你放心,不会给你们的工作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感觉你们住在酒店里不安全。”叶子清叹了一口气,缓缓地说道:“现在静海有太多的杀手,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白沐痕忍不住“噗嗤”一笑,缓缓开口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们这次来,带了很多保镖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像林战非这种大人物外出,身边自然会跟着很多保镖。

    这一点叶子清倒是不担心,毕竟林家的保镖每一位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并且,林战非的实力非常强悍,比起五王也丝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“洛千帆的事情,交给我们吧!”叶子清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说道:“我们一定会救出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了。”林音涵揉了揉发酸的美目,即使心中万分担心,也无济于事。现在唯一的办法,就是等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,等一个最佳的时机!

    “目前的情况对我们很不利,不过有军方的帮助,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。”叶子清淡淡地分析着:“毒贩不敢杀死洛千帆,如果他们敢下杀手,我方就不用考虑人质因素,直接破村将他们端了!”

    卡米拉明白叶子清的心里,知道有洛千帆在手,警方不敢强攻村子。

    叶子清也了解卡米拉的心里,如果洛千帆死了,那么这些杀手的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们了。”林战非沉默了片刻,薄唇微张: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叶子清闻言,哭笑不得地回应道:“林叔,您不用担心。这几天在静海的时候,照顾好音涵,其余的事情交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林战非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,他只是一个商人,遇到这种情况,毫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白沐痕在一旁听着几人的对话,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似乎在思考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食指摩擦着拇指,忽然眼中寒光乍现,却只是一闪而逝,并没有让别人发现。

    叶子清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,继续说道:“现在我们的人已经把村子盯上了,毒贩稍有异动,都会被我们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林战非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,用生涩的语言安慰着:“他那么能打,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夏宛白站在夏山河的墓前,俏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慧怜和严知画站在她的身后,低着头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爹,集团的事情很难办,我学不会你的人情世故。”夏宛白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墓碑上的照片:“他们想夺权,我必须下狠手!”

    一旁的严知画闻言,心中哀叹不已。这几天柳擎愈发放恣,公然挑衅夏宛白的权威。

    有了楚风天给他撑腰出资金,更是肆无忌惮的收买高层领导。

    夏宛白再三忍让,却换来他们的变本加厉!

    当初夏老爷子那么看中柳擎,现在他居然趁人之危。想要在夏宛白没站稳的时候,夺权篡位。

    这种不耻的行为,实在是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夏宛白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您以前看人很准的,为什么这次看走眼了呢?让一个狼子野心的人当副总裁,您这是在给我增加压力啊!”

    来到集团后,她面临各种压力。甚至有几次,她都后悔还俗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,她必须回来撑起夏家,否则老爷子的心血就全部白费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既然柳擎是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,我就不喂了。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,他已经开始挑战我的底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的,我的脾气不好,忍不了气。我给他留面子,他不要,就别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夏宛白的意思很简单,她要动手了。她已经查到了集团高层的种种劣行!

    贪污公款、拉帮结派,高层有很多这样的害群之马,她怎么能再三容忍?

    夏山河辛辛苦苦经营的企业,凭什么让这群王八蛋享用祸害?

    他们这么做,置夏家于何地?置死去的老爷子于何地?

    既然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了!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我得跟您说一下。”夏宛白顿了顿,脸上露出复杂之色,朱唇轻启:“我们夏家的女婿,可不是普通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的身份不一般,没想到,居然是军方的卧底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是夏紫泉告诉夏宛白的,前者是国家的公职人员,得到这些消息自然很容易。

    知道洛千帆的真实身份后,夏宛白也非常震惊。她是混迹于上流社会的人,与梦魇这种组织根本不搭边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女婿,每天都生活在危险中,她就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夏宛白微微仰面,望着蔚蓝的天空,口吻变得越来越无奈:“现在他遇到危险了,那个孩子的心太善良,为了救子清,把自己搭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林战非都去静海了。千帆是我们夏家的女婿,我也应该去静海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夏宛白叹了一口气:“您在天有灵,一定要保护好千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她在夏山河的坟墓前缓缓跪下,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旋即,她缓缓起身,大步离去。严知画和慧怜见状,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人走在墓园里,夏宛露的脸上出一抹冷意。一边走,一边对严知画吩咐道:“马上给我订机票,明天我要到静海!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严知画闻言,言简意赅地答道: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集团的事务先交给你处理。”夏宛白清了清嗓子,道:“我不在,你就是集团的管事人。即使是柳擎,也没权利命令你。”

    严知画微微颔首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宛白见状,补充了一句:“管好集团,我不希望再有人找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