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雀网 > 玄幻小说 > 权门贵嫁 > 二十七·引诱

二十七·引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朱三太太能不急吗?

    这件事简直就是朱三太太的心病,只要是提到了就觉得心里头在滴血的。

    以后的日子肯定是要看着朱元的脸色过活了,这没错,但是谁乐意自己做过的蠢事一件一件被人提起来啊?

    饶是朱三太太为见着了侄女儿的亲戚高兴,现在这高兴的心思也没了。

    黄夫人察言观色,抿了一口茶,又道:“对了,从前我们也听说过的,朱家是开了祠堂把县主给逐出去的,听说朱老太太有一阵儿还来了京城,差点儿在城外的寺庙里把朱家小公子给绑走害死呢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她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:“说起来,阿春心里也七上八下的,还来问我往后该怎么办,要我说,是不是你们当初把县主得罪的太狠了啊?”

    朱三太太这会儿连喝茶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等到黄夫人走了,她失魂落魄的回了后院,一晚上都没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朱三太太强撑着起了床,先去苏付氏那里陪着说了说话,看着苏付氏把朱元及笄那天的安排吩咐了下去,那些管事们各自领了事,谁人专门看茶,谁人负责接待,谁人负责引路,谁负责收那些杯盘碗盏,一样一样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她心里就更忍不住堵心。

    是了,朱元亲近的完全是付家的人。

    朱家就算是把朱元认回来了又如何呢?

    她堵心的回了自己院子,下午就又得了一张帖子。

    黄夫人邀她去朱雀街逛街。

    等到了宝鼎楼,黄夫人便道:“走了这么半天了,想必三太太也饿了,这宝鼎楼也是京城有名的了,不如尝一尝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来拜见过了姑妈的吴春便捂嘴笑了:“您说哪里话?正经前头的会宾楼才是真真正正该去的地方呢!”

    哦,黄夫人喜笑盈腮的对朱三太太道:“可不是,我竟然忘了,现在前头的会宾楼就是县主的产业,朱家自家的东西,三太太怎么看得上宝鼎楼?该打,该打。”

    朱三太太是真不知道朱元竟然还开了酒楼。

    去了会宾楼一看,见装潢精致,桌椅尽皆是一色的,占地又大,上头竟然还有飞檐飞桥,就忍不住咋舌。

    酒楼里呆的是林大厨,他是不认识朱三太太的,便一视同仁,并不另外招待,只说一声没有包间了,问他们是否能坐大堂。

    黄夫人有些诧异:“我还当以三太太的面子,当能得坐包间呢,不过也罢了,咱们难得来一趟,还是尝尝味儿吧?”

    朱三太太哪里吃得下去哟?

    她觉得脸面全无。

    倒是朱三老爷觉得不大对头,媳妇儿最近时常出门,他在忙着和朱家族长商议族人们来京城给朱元庆贺及笄礼的事儿,一时顾不上。

    但是等到回了家,见妻子郁郁寡欢的,朱三老爷也就问了问。

    这一问,朱三老爷当即就觉得不对头。

    太巧了。

    再说,黄夫人从前在朱家落难时可不见来来往,现在朱家一好点儿了,就上门来了?

    朱三老爷是流放过的人,他一下子就觉得不对,等到媳妇儿说了几句抱怨和担忧以后前程的话,朱三老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急忙跑去跟族长说了此事。

    族长现在也悬着心呢,他就怕及笄的事儿不顺利。

    及笄顺利办下来,皇家才好走礼呢,他们都盼着朱元能好的,否则岂不是白来丢脸一场,废了这么多心思,当然得图点什么。

    可现在似乎有人不想她们好,族长摸了摸胡子,当机立断去找了朱元,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她了。

    朱三老爷是向来怕朱元的,他等到族长说完了,才战战兢兢的道:“我们也没什么,就是怕她们真的居心不良......现在吧,她们也的确没做什么事儿,可我觉得,事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否则,鬼认识这门亲啊。

    朱元手指在桌上点了点,她就知道有人一定会从朱家身上入手。

    先是从朱家不认她为理由攻讦她的身世,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,就开始走另外一条道。

    只是,最近王家葛家都已经派人送了礼,那些御史们攻击这个,也无非是觉得这事儿朝廷办的不对,太子妃选的不好,可既然朱家已经做出了表态把她认回去了,面子上过得去,御史们应当也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不然谁也不是有病,板上钉钉的太子妃,他们非得追着咬。

    那么,会是谁呢?

    谁要针对这件事?

   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?

    朱元的手指在黑漆桌面上点了又点,点的朱家族长和朱三老爷都恨不得思量着是不是要发个誓什么的了,忽然抬了抬下巴看着他们道:“让三太太多跟黄夫人往来吧,及笄礼那天,也可请黄夫人一道过来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朱三老爷被震晕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知道朱元素来狡猾,这么做,或许是在钓鱼呢?

    他不敢说不,回去仔细的斟酌了一会儿,觉得自家夫人不是个聪明的,倒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让她既和黄夫人相熟,也可请黄夫人多来走动走动。

    朱三太太巴不得。

    她来了京城两眼一抹黑,也就黄夫人能跟她说到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而朱元那边,朱元转头就叫来了尹吉川:“查查太常寺的郎中黄郎中,还有他家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尹吉川凛然应下。

    及笄礼越来越近,兴平王妃来了一趟,亲与朱元说:“那天给你加笄的人选可定了么?我竟然之前忘了问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未来的太子妃,朱元之前想请的正宾是范夫人,可如今,她成了太子妃,要再是范夫人就不大合适了。

    故此兴平王妃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朱元点了点头,她的及笄礼的正宾乃是太后娘娘亲自选的,是武宁伯府的钱老太太。

    钱老太太也是二品伯夫人的诰命,且又儿女双全,四世同堂,最是有福气不过,太后此举,是想着平息流言,也替朱元压一压场子。

    兴平王妃听见说是钱老太太,也要说一声这人选合适,笑着同朱元说:“那我等到了那天,便带着暖暖和哥儿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