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wwroot\bique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第269章 劫镖案上部五_吾家上仙是只鸟_玄幻小说_笔雀网
笔雀网 > 玄幻小说 > 吾家上仙是只鸟 > 第269章 劫镖案上部五

第269章 劫镖案上部五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木忆荣站着朝内屋张望,隐约见里面有个用木板搭的通铺,可以看到上面躺着两个人,浓浓的草药味儿,从内飘散出来,火辣辣的侵入鼻子内。

    青剑客韩湘子走到木忆荣身侧:“他们是镇远镖局的镖师,今日凌晨,有两位先后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二人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青剑客韩湘子深深叹了一口气:“情况也都不太妙。”

    木忆荣没再说话,在最后打量了那受伤的两位镖师一眼后,走到椅子旁坐下,然后目光炯炯的上下打量着振兴镖局的总镖头火大叔父子二人:“和我说说,那日的情况吧!”

    振兴镖局的杂役送来茶水和点心儿,瑞草立刻抓起一把花生开始剥起来,完全一副吃瓜观众的模样。

    火大叔原本并非是镖头,之前乃是开武馆的武师傅,但是因为招收不到什么学徒,便只能改行。

    而振兴镖局的另外四位镖师,便是火大叔当武师傅时招收来的徒弟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镖,乃是他转行之后,接的第一支镖,整个振兴镖局的人,全都披挂上阵。

    二皇子来委托走镖的时候,并未表明身份儿,火大叔只当是一个普通的镖,便二话未说的接下了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想到,第一次走镖,就路遇彪悍劫匪,四名镖师全部重伤。其中两人,还于今早不治身亡,剩下的二人,现今都昏昏沉沉的躺在通铺之上,恐怕也很难度过这一次的难关。

    一行六人出门走镖,死二人,二人受伤严重,一人乃是无关痛痒的轻伤,一人并未受伤,这难免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木忆荣问出心中疑问,火大叔立刻叹了一口气,道都怪他,怪他能力有限,没能教导好徒弟拳脚功夫。在遇到危险时,也没能保护他们,害得他四个徒弟,四人皆重伤,最后其中二人,还没能挺过去。

    现今,那二人的尸体还停在义庄,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后事儿!

    青剑客韩湘子见火大叔唉声叹气,立刻表示这件事情并不怪他,让他不要太过自责。

    然后他向木忆荣解释,道火大叔功夫很好,而火大叔儿子阿宇从小就跟在火大叔身边学武,所以身手也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但那另外四名镖师,跟在火大叔身边学习功夫才只有一两年的时间,所以......

    二皇子似乎很不愿意听青剑客韩湘子解释的这些唠唠叨叨废话,出声打断,道他觉得,振兴镖局并非是技不如人,而是有人别有居心!

    年轻气盛的阿宇听到这话,立刻将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,问二皇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二皇子见阿宇一个平头百姓竟敢对他颐指气使,登时黑下脸来:“本皇子是说,你们父子二人黑心昧下了本皇子的镖,不惜杀害自己的同伴儿。”

    阿宇气得脸都红了:“你不要仗着自己的皇子身份就随便乱说话,也不要以为自己是皇子我就不敢揍你。”

    “敢对本皇子动手,信不信本皇子砍了你的脑袋。弄丢本皇子的花瓶,你这废物还有理了!”

    阿宇也是一句都不相让,叫嚣着让二皇子有本事,就砍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火大叔一巴掌抽在阿宇后脑勺上,让阿宇不许这般对二皇子无礼,并让阿宇赶紧给二皇子道歉赔罪。

    阿宇梗着脖子不肯低头,二皇子不依不饶的一口咬定,这整件事情就是火大叔父子二人自导自演。要不,振兴镖局一行六人,怎么就他们父子二人好好的活了下来?

    木忆荣也问火大叔,他记得通常镖局走镖,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。就是父子,一般是不会走同一趟镖的。难道没有人,告诉过他吗?

    镖局确实有一条不成文的行规,就是“独子不与其父一同走镖”,以免发生意外,一家中的所有顶梁柱全都一下子没了。

    阿宇听到木忆荣这话,非常失望的问木忆荣是不是也怀疑他们?

    木忆荣还未出声,吐出一口花生皮的瑞草朝愤然站起的阿宇摆摆手,示意他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激动,大理寺查案,按例问话,不搞明白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,如何能够查清楚得了案子。”

    瑞草这话说得,简直和木忆荣的口气一模一样,只是语调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阿宇听到瑞草如此说,火气消了不少,但仍旧纷纷不平的表示,当时二皇子来说走镖的时候,并未表明身份,并还只说货物乃是两个普通古董,送去隔壁咸阳就好。

    而因为这是振兴镖局第一次走镖,他觉得新鲜,便央求了他父亲,同意他跟着一起去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火大叔也急于让他儿子长长见识和经验,便欣然同意。结果未曾想,却是出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还好,阿宇有同大家一起去走这一趟镖。否则,恐怕火大叔也难全身而退,更没办法将受伤严重的那四人带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上京城周边道路的路匪山寇几乎都被清理干净了,振兴镖局没料到会有人劫镖,这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阿宇说他的拳脚功夫,虽然还没到武状元的那种地步,但是在万年各个坊内,也是小有名气,若是一般的路匪山寇,他不可能吃这么大的亏。

    木忆荣闻言来了兴趣儿,顺势问阿宇,劫镖的那伙人,是什么来头儿?

    阿宇摇头,道不知那伙儿的底细,全都黑纱罩面,手持短刀,功夫路数十分正统,肯定不是那些有山野村民拼凑起来的路匪山寇。

    而且,他发现一点十分奇怪,就是那伙人在劫镖时,与他们战斗,明显手下留情,只想尽快将货物劫走。

    振兴镖局这是第一次走镖,定然不能让人轻易把镖劫走,一个个拼死护镖,将那伙劫镖的人砍伤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劫镖的人在受伤之后,出手才变得狠辣起来,在砍翻了阿宇和四名镖师之后,拉着货车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路匪山寇可不会有恻隐之心,木忆荣捏着下巴,问那伙儿劫镖的匪徒,还有什么不寻常之处?

    阿宇说他小时候特别崇拜大将军,一心想要投到将军麾下当兵。那伙人给他的感觉,行事风范有股军队的味道儿。